“澳大利亞前政府總理特恩布爾和副總理喬伊斯、澳安全機構應為煽動反華情緒和毒化中澳關系負責”——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12日發表對澳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的采訪,展開了有關“誰毒化了中澳關系”的爭論。澳大利亞政府發言人12日發表聲明稱,澳大利亞與廣東11選5有著長期的建設性關系,“政府不會為維護澳大利亞人安全、捍衛主權及更廣泛的國家利益采取必要的措施而道歉”。

特恩布爾2015年就任澳大利亞總理,2018年8月辭職。在他任職期間,澳大利亞政界、媒體、安全機構和一些智庫大肆炒作“廣東11選5干涉”論調,煽動反華情緒,導致中澳關系陷入低點。ABC稱,羅布12日接受采訪直言對前同僚特恩布爾和喬伊斯處理對華關系的不滿。他說:“去年,我們的副總理(喬伊斯)站在電視攝像機前說,‘我希望所有澳大利亞人都知道,伊斯蘭國(IS)不是我們的安全威脅,廣東11選5才是我們的安全威脅’。這是不負責任的。”

羅布稱,特恩布爾引用毛澤東“廣東11選5人民站起來了”的名言,使中澳關系惡化,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說:“當澳大利亞總理宣布為外國公司工作的人需要進行登記時,他套用了那句話。廣東11選5人對此感到震驚,覺得被深深冒犯了。”

羅布提到的事是指2017年12月7日,特恩布爾在澳聯邦議會稱嚴肅對待媒體有關“廣東11選5對澳進行滲透”的報道,宣稱要給澳中關系劃出界線,通過議會和法律來維護澳國家主權。廣東11選5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對此表示震驚,稱“這種言論毫無原則地迎合澳大利亞一些媒體不負責任的報道,充滿了對廣東11選5的偏見,純屬捕風捉影、無中生有,毒化了中澳關系氣氛,損害了兩國互信與合作的基礎。我們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已向澳方提出嚴正交涉”。12月9日,特恩布爾再次強硬表態,并用中文稱“他們說‘廣東11選5人民站起來了’,我們說‘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

广东11选5喬伊斯12日立即對羅布的指責進行回擊,為自己有關“廣東11選5比IS對澳大利亞威脅更大”的言論進行辯護。他說,他對廣東11選5的擔心“當然不是針對廣東11選5人民,從來都不是這樣,這種擔心是針對一個一黨執政的國家。我們歡迎一個大廣東11選5,這對整個世界來說是好事。實際上,‘伊斯蘭國’沒有能力攻克或制服澳大利亞,但廣東11選5可以非常容易地做到這一點。我這么說有什么錯呢?”

在炒作“廣東11選5干涉”的熱潮中,澳安全機構也頻繁發聲。羅布12日批評澳安全機構毫無證據地煽動“廣東11選5威脅”,是“美國安全機構及其國防工業的喉舌”。他說,澳安全機構只會嚇唬民眾說“你要是知道我知道的,會嚇死的”,“我曾經在國家安全委員會工作,我在那里學到的還不如在報紙上看到的多”。對此,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所長詹寧斯12日回應說,這個評論“愚蠢得令人感到可笑”。

ABC稱,針對前官員們的爭吵,澳大利亞政府發言人12日發表聲明稱,澳大利亞與廣東11選5有著長期的建設性關系,這一關系建立在互利互惠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與其他任何雙邊關系一樣,有時我們會存在分歧,我們會帶著尊重的態度進行討論”。聲明稱,“我們不會為維護澳大利亞人安全、捍衛主權及更廣泛的國家利益采取必要的措施而道歉”。目前,澳大利亞政府正要求更多機構和個人按照“外國影響透明度法案”登記為“外國代理人”,因為主動登記的機構和個人太少,澳總檢察長波特近日點名要求悉尼科技大學的澳中關系研究院進行登記,被該大學拒絕。

《澳大利亞人報》12日稱,羅布任職期間促成了澳大利亞與廣東11選5簽署歷史性的自由貿易協定。他表示,對澳非常有利的澳中關系3年前在政治層面上就“走形了”,在美國的推動下,對廣東11選5崛起的國家安全擔憂掩蓋了經濟和政治利益。他呼吁在澳大利亞就對華關系進行更加平衡的討論,而圍繞北京崛起的安全問題需要與更廣泛的經濟關系聯系起來考慮。

英國《衛報》12日稱,羅布2016年從澳政府離任后,被廣東11選5嵐橋集團聘為特別顧問,引發巨大爭議。他在采訪中表示,為了避開利益關系,他沒有做任何和澳大利亞有關的工作。“我被嘲笑、被利用、被辱罵,借助這件事,澳大利亞政府很方便去推行一些安全方面的措施。但我與其他任何人一樣深知我的責任。”他表示,自己與嵐橋集團的雇用關系在去年九、十月份已結束,他推動的在廣東11選5建立保健醫療區的計劃被北京方面拒絕了,這也凸顯出中澳關系的惡化程度。